美腿 女悟空 溯溪 李毓芬 世足 

怎麼可能不想念
星期日回到睽違一個多月的新店球場,看到許多熟悉的老面孔,不知道他們怎麼樣?可是我心底好開心,站了兩場壘審與一場主審,雖然一段時間沒站了,不過前一天有找朋友傳接球熟悉球感,所以表現的還算中規中矩。感謝 真主讓我可以在新店,有這麼好的聯盟與球隊讓我學習站裁判,每個星期我都很期待星期日的到來。
聽說最近有在缺裁判,上面在排班表的前輩也跟我直話直說:「現在很缺裁判,不過XX聯盟還是不要女的。」我聳聳肩膀繼續收裝備,這種事情意外嗎?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我拖著十幾公斤的裝備袋,要走到停車場真的有些吃力,路過另一塊球場時有颶風棒球隊的球員跟我打招呼,他們問我怎麼很久不見?怎麼臉那麼紅?要不要幫我背裝備??
其實我的皮膚在台灣的艷陽下,從早上七點曬到下午是挺容易紅腫脫皮的,特別是若是當主審必須反覆穿脫面罩時,那面罩上的皮在高溫下接觸皮膚,每次脫掉就像是拔起一層皮,自然比賽結束之後臉會紅炵炵的,可是我沒辦法解釋為什麼還想繼續當裁判,因為我就是喜歡棒球,喜歡就是喜歡。
真的很難形容我有多喜歡新店聯盟與這裡的球隊,雖然之前也是發生過被罵查某人之類的偶發事件,但那多半是頭一年的事情,現在我在那裡執法時,我不是女裁判、而是裁判!!我好想跟他們(球隊與球員們)說:「謝謝!」我好謝謝他們,記得這些棒球人如此善待於我,其他的批評傷害也就不大了。我沒有野心要爭什麼名利地位,讓我在新店可以當裁判就好,我就很高興了,至於其他不接受我執法的聯盟也就與我無關了。
當然我也想念2007年世界盃的澳洲隊,在那段時間他們敢坐在我曾做過的位置,也絲毫不介意我觸碰到他們的裝備,甚至在練球時願意讓我接球、打擊,總教練宣布比賽暗號時也不會叫我迴避,雖然我知道他們跟我傳球時有故意把力氣放掉,可是沒人會說跟女生傳球很丟臉或降低水準,就算我連直球都丟不好,可是投手們還是努力想教我投變化球。
那時候當裁判已經一年多,我快要相信「大家」說女生不適合當主審,我也習慣進去球場小心翼翼,免得不小心碰到男生的裝備被嫌倒楣,更是知道一定不能有意見或過大的動作,否則場上所有裁判的誤判都算我的:「因為有女生在場所以他們會誤判。」都已經二十一世紀了,這種話他們還可以講得理直氣壯,久而久之真不知道我還剩多少力量可以忍受?
不可能有裁判一生的執法生涯中都沒有誤判,可是我就連「世界盃翻譯當不好」都可以是被視為不足以勝任裁判工作的理由,老實說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姑且不論我世界盃翻譯做得有多差,不過到底跟當裁判有什麼關係?還是其他公的裁判當能把翻譯當得很好?但現在我還是想不通為何世界盃中華對澳洲的熱身賽要被主審醉醺醺的臭罵:「這麼重要的比賽妳這樣亂翻譯會死、都翻錯、這場比賽都是妳害的!」如果他不知道我是裁判,他還敢這樣指著我的鼻子臭罵嗎?
拜網際網路發達之賜,得以繼續與部分澳洲球員聯絡,除了請教他們棒球的知識之外,我喜歡問他們球員的想法,當然受到委屈時也會倒給他們,反正跟他們說很安全,他們不致於會說中文或者告訴其他台灣人吧?最重要的是他們總是會支持我,告訴我要繼續堅持,他們要我相信棒球就是棒球,每個人都有權利參與其中。
當所有人(主要指其他裁判)都等著妳出錯時,上場的壓力令我無法將空氣吸進肺裏,有時候也會想要退縮算了,反正放棄是最容易的,不過澳洲球員總是會對我說:「妳做得到的!」、「妳想要就努力去做!you want it and go get it!」、有些更力挺的話像是:「他們不會做得比妳好的!」、「不要相信那些人對妳說的,要相信愛妳的人對妳說的。」、「妳假裝我就站在妳背後、誰都不要怕!」每句話都是我的強心針。
其實在八搶三資格賽前我毫無疑問是個愛國球迷,可是我的愛國心挺廉價的,光一個中華棒協就已經把我消耗殆盡,在八搶三之前拿到澳洲隊的訓練資料等等,心中總有衝動想轉給台灣的情蒐小組,不過現在不再這麼想了,對於澳洲棒會要我幫忙的乾脆來者不拒,反正都是小事、不至於要我當台奸就好。
離開球場一個多月後,那股令人討厭的壓迫感反而明顯,好在那些可愛棒球人的可愛之處也同樣明顯起來,不知道球員會不會特別記得裁判?但我很開心那些球員似乎也沒忘記我,所以不管其他聯盟怎麼樣?有新店聯盟和在那裡比賽的球隊們、還有那些個澳洲人,教我怎麼可能不想念?


 

2

梁威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